联系我们 | 返回旧版 | 加入收藏

许可:网络信息与情绪传播研究

2018-07-13 19:58:52     作者:周政桥 李世倩     

2018713日上午,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许可教授在民主湖报告厅为全体学员作了题为“网络信息与情绪传播研究”的讲座。讲座由其乐国际娱乐郭小安教授主持。

712939850467342130

(许可教授在讲座中)

许可教授首先介绍了该领域的研究背景。早在1999年,李未院士就率先倡导对因特网上的海量信息进行研究,并作为首席科学家承担了国内首个关于海量信息的973个项目。许可教授援引李未院士的例子说明应该借鉴物理学的方法和手段去研究和分析大数据中的网络信息传播问题。由于社会网络中两大最重要的机制——推送机制和转发机制的存在,使得人们更加关注弱连接在网络信息传播中的作用。许可教授根据实验数据分析建立了网络信息传播模型,并模拟出弱连接、强连接和随机传播三种路径下的信息传播强度,由此许可教授指出:“传播深入要靠强连接,传播广泛依赖弱连接”。

谁是社交媒体流行趋势的创造者?许可教授通过新浪微博API获取2013年涉及微博用户9,021,435个的微博流数据共包含173,548,881条微博,根据网络流行语的分析,许可教授得出网络流行语的传播存在双峰现象,即流行语的使用频次经历了两个明显不同的波峰,且第二次传播的峰值远大于第一次传播。同时,许可教授还从传播参与者的粉丝数,传播参与者的认证类型和地理空间上的传播三个方面将两者进行了对比分析,这一研究成果现已被广泛引用。

在网络信息传播情绪研究中,许可教授对古代文献和国外关于情绪传播效果差异的案例做了梳理,通过分析20万用户在20104月到9月内发布的约7000万条微博数据,并基于用户的关系和用户的情绪构建了一个网络,根据情绪快速分类算法的成果开发了国际上第一个中文在线情感分析系统。许可教授认为,愤怒是网络中相关性最强和最容易传播的情绪,而且愤怒的平均传播速度显著快于高兴的平均传播速度。愤怒比高兴更偏好弱连接的传播,比高兴有更强的穿透性,能对弱连接的好友产生影响。许可教授谈到:“除了更高的传染性,由弱连接传播带来的更强的穿透性是导致愤怒比高兴的传播速度更快的根本原因。”

综合以上得出的结论,许可教授认为已有的对网络的看法可归为三类:即乌托邦派、反乌托邦派和工具主义派。从社会和历史的双重视角来看,网络也具有双重性,一方面通过促进交流推动了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放大了非理性因素的影响。许可教授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具有中和性的理性网络,其基本原则是沟通交流建立在独立思考的基础上,“如果网络能达到中和,人们就可以在平等、自由和开放的网络中实现理性沟通,建立一个非理性因素的理性网络和无为而治的群体传播空间”。

341799070110119942

(学员提问)

最后,在学员互动环节,对于学员有关传统礼仪和现代科技伦理融合以及如何定义分析数据中的情感等问题,许可教授都做了详细的解答。